汇星 >风水知识 >风水堪舆

风水学入门之《古今图书集成·堪舆部》

  《古今图书集成·堪舆部》

  ——风水文献的渊海

  堪舆:堪,地突之意,代表“地形”之词;舆,“承舆”即为研究地形地物之意,着重在地貌的描述。《史记》将堪舆家与五行家并行,本有仰观天象,并俯察山川水利之意,后世以之专称看风水的人曰:“堪舆家”,故“堪舆”民间亦呼之为“风水”。然或有称“堪舆”不只看风水而已,而应分五部份,曰:罗罗、日课、玄空学、葬法及形家。

  堪舆(风水)理论的源流和发展   

  “葬者乘生气也。气乘风则散,界水则止。古人聚之使不散,行之使有止,故谓之风水。”这段话出自晋人郭璞所著的《葬书》,这是“风水”这个词第一次出现在中国古代的文献中。郭璞简明扼要地说明了“风水”理论的根本:以“生气”为核心,以藏风、得水为条件,以寻求一个理想的墓葬环境为着眼点,以福荫子孙为最终目的。对于如何界定风水的好坏,郭璞的观点是:“得水为上,藏风次之。”后世风水师们的主要工作,便是寻求能够藏风、得水、具有生气的吉地,用于安葬或是修建住宅,以便人们的发展繁衍。  

  然而中国数千年的“风水”观念却并非从晋代才突然产生。在河南濮阳西水坡发现的距今6000年的仰韶文化墓葬中,一具尸骨的左右两旁赫然出现了用蚌壳砌筑的、图案极为清晰的“青龙”、“白虎”图形。有学者认为,这两个图形是古人对于天上星象在地上投影的理解,这与后世的“左青龙、右白虎”的风水概念隐隐相合。   

  到了风水术大肆张扬的魏晋南北朝,管、郭璞这样的风水宗师开始逐步完善过去有关风水的理念,并将其上升为一种理论。唐末,风水大师杨筠松、卜则巍流落江西,其后世子弟逐渐形成了“形势宗”的风水派别。而“理气宗”开始时流传于福建,宋朝有位风水大师王推行其说,遂形成了另一大风水派别。   

  “形势宗”又称赣派、形法派、峦头派。该派学说注重在山川形势的空间形象上达到天地人合一。“理气宗”又称闽派、宗庙派、理法派。他们注重在时间序列上达到天地人合一,其考虑的因素有阴阳五行、干支生肖、四时五方、八卦九风、三元运气等。

  形法主要为择址选形之用,理法则偏重于确定室内外的方位格局。对于旷野、山谷之宅,因其与周围自然地理环境关系密切,故多注重形法;而对于井邑之宅,由于其受外部环境的限制,所以常常形法、理法并用。但无论“形势宗”还是“理气宗”,都遵循天地人合一、阴阳平衡、五行相生相克这三大基本原则。

  《古今图书集成·博物汇编·艺术典》设有《堪舆部》、《堪舆部》,是迄今为止历代风水文献最大的库府。《堪舆部》的“汇考”部分实际是一部大型丛书。载录了⒛部风水书籍。它们分别是:《宅经》、《青囊海角经》、《葬经》、《地理指蒙》、《葬书》、 《杨筠松十二杖法》 、《博山篇》、《廖禹十六葬法》、《至宝经》、《神宝经》、《天宝经》、《乘生秘宝经》 、《璚林国宝经》、《五星捉脉正变明图》、《金刚钻本形法葬图诀》、《堪舆漫兴》、《堪舆杂著总索》、《葬经翼》、《水龙经》、《阳宅十书》。

  《堪舆部》的“总论”部分载录了东汉王充在《论衡》中写的《四讳篇》、《杂岁篇》、《诘术篇》,这是反映汉代风水观念,并且给予批判的3篇檄文。

  《堪舆部》的《名流列传》载录了历代的风水师。他们是先秦的樗里子、朱仙桃;汉代的青乌先生;晋代的郭璞、陶侃、韩友;隋代的萧吉、舒绰;唐代的李淳风、张燕公、一行禅师、司马头陀、刘白头、浮屠泓、陈亚和、杨筠松、曾文遄、范越凤、厉伯韶、刘森、叶七、邵庭监、赖文俊、曾十七、苏粹明、丘延翰、方十九、张五郎、丁珏、濮都监、刘雍、廖禹、孙世南、李五牙、王应元、赖白发、李鸦鹊、钟可朝、曾道立、李普照、谢玢;宋代的唐九仙、陈希夷、胡矮仙、张子微、谢子逸、蔡神与、刘七碗、郑彦渊、刘子猷、丁应之、丘公亮、刘景清、刘应宝、弟子骧、王禄道、建心仙翁、刘元正、刘景明、刘谦、刘种桃、刘见道、谢和卿、刘云山、刘云峰、刘二郎、刘子仙、吴景鸾、宋花师。刘勾力、萧才精、廖信甫、李蓬洲、刘云岫、孙伯吼、刘潜、傅伯通、邹宽、徐仁旺、王饭、胡舜申、孙晤。达僧、铎长老;元代的梁饶;明代的张宗、幕讲僧、非幻和尚、周仲高、刘用寅、渠仲宁、杨宗敏、廖均卿、游朝宗、许国泰、裴士杰、徐拱、卜梦龙、杨院使者、吴仲宽、骆用卿、曾易明、谷宗纲、陈后、徐善继、汪朝邦、江仲京、汪本立、奚月川、周诏、李邦祥、李景溪、洪善祖、徐懋荣、毕宗义。

  《堪舆部》的“艺文”部分载录有晋嵇康的《难宅无吉凶摄生论》、唐吕才的《五行禄命葬书论》;元赵访的《葬书问对》、《风水选择序》;明故翰的《风水问答序》、罗虞臣的《辨惑论》、项乔的《风水辨》,这些文章都对阴宅术进行了批判。

  堪舆即风水,其起源久矣!早在先秦就有相宅活动。春秋时,《尚书》中有:“成王在丰,欲宅邑,使召公先相宅。”的记载。至汉朝,司马迁的《史记》中也有“孝武帝时聚会占家问之,某日可取乎?……堪舆家曰不可”的记载。到明朝时,大军事家,也是堪舆名家,《郁离子》的作者刘基,在一次南游中行至大屿山一带,曾发感言:“奇哉大屿山,日后定可富甲天下!(大屿山,即香港第二大岛。)”而今事实证明了他的推断。在我们对他精湛的堪舆造诣所折服的同时,也不得不惊叹堪舆这门学术的神妙!   

  那么何为堪舆?《淮南子》中有:“堪,天道也;舆,地道也。”堪即天,舆即地,堪舆学即天地之学。它是以河图洛书为基础,结合八卦九星和阴阳五行的生克制化,把天道运行和地气流转以及人在其中,完整地结合在一起,形成一套特殊的理论体系,从而推断或改变人的吉凶祸福,寿夭穷通。因此堪舆(风水)与人之命运休戚相关。   

  从之所以叫风水上又可以看得出,风和水在整个堪舆界学术理论中的重要性。其实,研究风和水的根本目的,是为了研究“气”。《黄帝内经》曰:“气者,人之根本;宅者,阴阳之枢纽,人伦之轨模,顺之则亨,逆之则否。”《易经》曰:“星宿带动天气,山川带动地气,天气为阳,地气为阴,阴阳交泰,天地氤氲,万物滋生。”因此,可以看出气对人的重要性。但为什么要研究风水呢?其实,气与风水有着千丝万缕的密切联系。古书载:气乘风则散,界水而止。

  古人聚之使不散,行之使有止,故谓之风水。

  又说:“无水则风到而气散,有水则气止而风无,故风水二字为地学之最。而其中以得水之地为上等,以藏风之地为次等。”《水龙经》也有“水飞走则生气散,水融注则内气聚”,“未看山时先看水,有山无水休寻地”等等,都说明了风和水的重要性。在现实生活中,从宏观上讲,靠水的地方就比不靠水的地方要发展的快。

  比如香港、台湾、韩国、新加坡,在二十世纪中叶,亚洲经济普遍不景气的情况下,得风气之先,于六、七十年代经济飞速增长,一跃而成为亚洲经济的排头兵,给整个亚洲经济带来新的活力,为世界所瞩目,被称作亚洲四小龙。然而当你去研究他们时发现,他们所处位置不同,语言文化不同,经济体制也不同,但是却有一个惊人的共同点,那就是他们都是环海地区。

  这种现实情况与风水理论不谋而合。而今,经济发展日新月异的我国,也是沿海地区较内陆发展更为迅猛。当然象这样的例子还很多。这些都充分说明了风水理论的真实性和实效性。   

  自古以来,风水学界的著述,汗牛充栋,浩若烟海,门派也是百家争鸣,派别林立,但主流无非是形势和理气两派。形势派注重峦头方位的结合,理气派注重时运生克的原理,虽各有所长,但上升到一定层次,其结果、效应却是一致的,可谓是殊途同归   风水流派并没有确切、公认的分类,随着时光的流逝,风水流派将会越来越多,目前风水师的流派,严格来说,是一人一派。哪一派更好,用什么方法更灵验,很难在实践中检验,只有自己去体会与感受。从理念和所用的方法上看,大致可以分为八宅、玄空、杨公风水和过路阴阳四大派系。当然还有其它派别,但都是创立时间不长,或是以上四派的分支。   

  1 、八宅派

  由唐代著名僧人一行所创,他精通历法和天文,著有《大衍历》。其理论核心是以八卦套九星配八宅为基础,结合九宫飞星的流年运转,把人分为东四和西四两命,纳入整个风水体系当中,真正实现了天(九星)地(八卦)人(九宫)三者合一的完美境界,是河图洛书最直接的体现。理论深合易理,源于河洛,其内容博大精深、奥妙无穷。在经过了一千三百多年的日益完善,至今发展成为风水界的一个重要派别。     2 、  堪舆

  玄空派 此派也是当今风水界的一大门派,以“沈氏玄空学”为最,属理气派,其内以洛书九星(一白水星、二黑土星、三碧木星、四绿木星、五黄土星、六白金星、七赤金星、八白土星、九紫火星)为根本,外取自然环境的山水实物为依据,结合三元运气学说,通过排龙立穴、飞星布盘和收山出煞等独特的术数运算,往往应事如神,让人叹为观止。其理论精髓深刻地反应了天道运行,地势相应的自然法则。   

  3 、杨公派杨派也是起源于唐朝,是时任光禄大夫的杨筠松所创,当时他掌管灵台地理,在堪舆奇书《禁中玉函》的基础上结合个人实践,创立杨派风水。

  其理论基础分五大类,即“龙、砂、水、向、穴”,也就是“寻龙、觅水、观砂、立向、定穴”。由于其实效性立竿见影,在其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,风行大江南北,直到今天。   

  综上所述,堪舆之学,博大精深,关乎人运家运乃至国运。举一个简单的例子,两次世界大战前夕,都有彗星出现,这或多或少地都说明了天象运行,地道从之的理论。就象哲人所说:宇宙有大关合,气运为主,山川有真性情,气势为先,地运有推移,而天气从之,天运有转变,而地气应之。因此,我们应努力挖掘风水学之精髓,弘扬我华夏民族之灿烂文明,广推四海,造福众生。








你可能也喜欢:

相关推荐

编辑推荐

猜你感兴趣

风水术语

生肖运势